也不知道是因為去大都會玩了一趟接觸到了病毒,還是前一天跟爸爸去打迷你高爾夫吹風受寒,總之,金寶早上躺在床上說他人不舒服。

初起是不清楚的,過了八點多還沒起床,明明通常上了廁所看到天亮了就會爬起來的孩子難得的睡回籠覺。一開始只當是他玩累了想多休息一點,結果是休一下來說:金寶說他頭痛要躺在床上。其實兩個人一人一間臥室是不相聞問的,大概是休一起床後玩了很久發現哥哥怎麼還在睡很異常進去看,金寶派他來傳話的。

先生端了一杯加了糖的奶茶給金寶喝,算是當地習慣的照料方式。頭痛,有時可能只需要一點水啊糖的快速加油一下。沒多久,休一又咚咚咚的下樓說:金寶說他可能會吐要拿一個盆子上樓。自己開抽屜找個塑膠盆,又咚咚咚的上樓去。

我上樓進到金寶的房裡,休一已經幫金寶把窗簾拉起來。我問金寶要不要來壺熱飲,下樓切了薑片檸檬片加上蜂蜜,泡了一陣子倒放進保溫瓶中拿上樓給孩子。休一坐在金寶的床腳安靜的看他自己的書,完全不讓哥哥心煩。

這天,休一連早餐都在金寶房裡吃,幫他搬了一張小椅子坐著,就面對著金寶。金寶病懨懨的,休一的姿態真的很像在守護著哥哥,陪伴著他,讓他不會無聊。金寶說要拿什麼東西,輕輕說一聲,休一也馬上幫忙跑腿。

每回看到這種時刻都會特別感動。

前幾天,去參加了一個科學季的活動。孩子幾人成組,用資源回收的紙板塑膠瓶蓋等做小車子競賽。金寶雖然只有弟弟當組員,休一也其實什麼都不大會做,只在旁邊忙自己的(但是剛剛好金寶也不是什麼愛跟人家討論做什麼通常都是他說了就算的人),但是休一可是全天下最強而有力的啦啦隊員。一排小車站開,全場就休一最大聲的喊金寶的名字不斷的幫他加油,居然也跑了個第一名。

還有個樂高機器人活動,主導的依舊是金寶,但是休一因為一直都是玩哥哥組完之後亂成一片的樂高的緣故,特別擅長找小零件。於是金寶發號施令,休一馬上找來給他。別桌歡天動地說組好時,休一還挺不耐煩的說:我們八百年前就組好了呢。

手足間都有不同相處的默契。這些點點滴滴的彼此陪伴與守候,應該會是他們一輩子的回憶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mmysaid 的頭像
mummysaid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