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這是接近八年前在其他網站上貼出的文章。時隔八年,我還依稀記得那種被緊緊揪住的感覺。當時,這篇文章獲得很多母親在留言版或者是後台留言,也收過字字血淚的電子郵件,才知道這種感覺不是我獨有。後來,發現產後憂鬱症的存在;更後來的後來,發現反正育兒道路上人算不如天算的真理。不過還是重新刊登此文,希望能給正在睡不飽困境中掙扎的母親們一點鼓勵。







金寶誕生的欣喜大概只維持了兩天,我就陷入無止盡的恐懼與憂鬱中。

第一天金寶還很安靜,大部分時都乖乖的睡著,我們也讓他睡,不知道一場大戰即將到來。第二天開始,發現餵奶非常的困難,金寶又哭又抓,我一向不是運動型的人,兩手軟趴趴,金寶怎麼抱怎麼不對,坐在沙發上要使力把金寶抱到適當的高度,縫針的地方不舒服到極點,後來經過指點去買了哺乳用的枕頭墊高才稍微好一點。頭一次,我感覺到這個孩子只是個負擔,對我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想起過去跟先生自由自在逍遙的日子,想到不分日夜永遠擔憂的未來。金寶因為我餵的不好、飢餓的緣故,更是一直啼哭沒停過。我跟先生都是新手,照顧的工作自然落到我媽身上,她很有技術的哄金寶;每回金寶回到我懷中,都是需要喝奶的時候,而他因為吃不飽的啼哭,每每被我認為是他不喜歡我的緣故。

因為餵奶的失敗,我一點Bonding的感覺都沒有。我覺得這個孩子不喜歡我,我也不想喜歡他。可是每當夜闌人靜,又會覺得這是我人生的大考驗,我應該好好盡我的能力養育守護他。

不要以為我沒有後援。我有最親的媽媽在身邊,我有愛我的先生在家兩個禮拜隨侍在旁,還有助產士到府服務天天追蹤指導。可是,我的奶量一樣不夠。頭兩個禮拜,每回量體重,金寶都只有減輕的份。一次助產士來訪的例行公事中,嚴重的自責跟每夜的睡眠不足,她手都還沒放到我肩膀安慰我,挫折感就讓我就抱著金寶哭了起來。爸媽公婆跟先生都跟我說,餵不成就算了,我跟先生都是吃配方奶長大的,還不是健健康康的。一天先生跟我重提,我又是淚流如決堤,告訴他如果沒餵成,到時金寶若是有個什麼身體不適,我一定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金寶兩個禮拜體重整整掉了三分之ㄧ,三個禮拜後仍然沒有任何增加的跡象,由於他是母奶寶寶,我們於是雙雙被送進兒童醫院。在這期間,我媽帶來的中式觀念每每與這裡的專業人員給的意見不同,也增加許多不必要的困擾。助產士說產後賀爾蒙失調,情緒上上下下很正常,哭出來會比較好,我媽說哭了眼睛會瞎掉;醫生說縫針要泡澡加鹽巴,讓線溶解會痊癒得比較快,我媽說做月子不可以碰水,更遑論洗澡;朋友說出去走走散散心心情會比較好,我媽說做月子不可以出門。

就這樣,我在家被關了三個禮拜,一直到被迫到兒童醫院,才頭一次踏出家門。這時候,算是終於碰到貴人;醫院的護士長獨排眾議,建議我帶護乳墊跟加餵配方奶,很多人都說這會影響母奶的供給,但我必須說:沒有她的建議,我早就完完全全放棄餵母乳,根本撐不到一個月,更不用說餵超過半年。住進兒童醫院的那晚,金寶大概總算生平頭一回吃飽,隔壁床的小寶寶哭的整條走廊都聽到,金寶卻是安詳的每四小時餵完就自動睡著。

由於兒童醫院就在家裡附近,先生順便把我偷渡到一個朋友家。這位朋友也是位母親,一看到她關懷的雙眼,我幾乎是一進門就抱著她痛哭起來。等到平靜下來,跟她聊了之後,才發現我並不是孤單一人,她跟我說了許多只有我們才能瞭解的心情。說也奇怪,從那天後,我竟然就真的開心了一點。

滿月後,情況算是越來越好。母奶繼續在餵,配方奶的量也逐漸減低。不過金寶的體重然是需要密集觀察。我跟媽媽的關係算是漸漸雨過天晴,我想我是幸運的,在那種情緒這麼波動的時候,也只有自己的媽媽能夠忍受自己,任勞任怨的照顧一切吧,在心裡,是很感激的。

媽媽在我的懇求下,答應再陪我一個月,同時一步一步的教導我關於金寶的換尿布洗澡等日常瑣事。老實說,因為我媽是職業婦女,其實我們家三個小孩出生後在我媽身邊都不常,金寶可能是她頭一個這麼長時間照顧的小嬰兒吧。金寶滿月後,媽媽陪著我去一些支援團體,不怕無聊的坐在一旁等我;我也陪她到處走,逛街買禮物給台灣的家人,時間很快的就過了。

等媽媽回家後,白天一個人照顧金寶倒也沒想像中的難。白天幾乎都是三個小時循環,有時下午還會睡個幾小時的午覺。只不過到了晚上,先生回到家之後,我跟孩子相處了一天,想喘口氣希望他幫忙照顧,但金寶卻常常哭,而我一聽連小憩都無法安心,非常困擾。這時候的金寶常常弄到接近半夜才算真正睡著,然後晚上又要餵個兩三次。為了我的睡眠品質著想,也餵了讓他睡飽好隔天有精神上班,只好把先生請到其他房間去睡,我跟金寶獨佔大床,而我都是在餵完金寶後,小心的不吵醒他,移動我的身體到旁邊,才有辦法好好睡個幾小時。

這樣下來的結果,是夫妻互相越看越不順眼。我在家悶了一天,他一回家就想找他說話;他又要煮飯又要照顧我的心理需求,著實可憐;然後每次金寶一哭,我就怪他,還有一次甚至大聲摔門,把他嚇了一跳。本來婚後一直跟先生甜蜜的生活,突然間挫折到讓我有離開的念頭,這才明瞭過去朋友跟我說「孩子出生後三天內比結婚三年內吵的次數加起來還多」的話不是嚇唬人的。有回去小叔家作客,因為不想小孩在別人家裡哭鬧,我的神經更是緊繃到最高點,相當的不快樂。後來,我才知道其實公公看得出來,非常的擔心,還把先生抓到旁邊質問過。


合該是我該走運的時候。一日推著金寶上街時,進到書店的育兒書籍區,一抬眼卻看到一本嚇了我一大跳的書。會這麼說是有原因的:

從Babyville之後,我就是Jane Green的書迷。那時跟我媽逛街時,剛好看到她一本新書:The Other Woman,講的就是一個女人從單身戀愛結婚到生子的故事。那時金寶每次喝奶,都要花接近一小時。我就一邊餵奶,一邊斷斷續續的把這本書看完。還記得書中女主角提到她跟她的朋友信The Contented Little Baby Book信到逐字逐句,她們的寶寶是多乖巧,另一個朋友則是相信一切聽從寶寶的引導,結果每到下午就變的impossible,常常約好要見面又要取消。那時我一邊看一邊點頭,因為金寶有每三小時的循環,我也覺得比較好規劃時間。

這天一抬頭,卻看到這本我原本以為只是虛構的書赫然擺在書架上!

大約掃過一下,因為金寶在哭,便匆匆忙忙付了錢趕快出去。進到Mothercare的哺乳室,才一邊餵奶一邊仔細的看一下第一兩章。這一看不得了,裡面的話語說得實在太得我心了。先生回家馬上拿給他看,這位工程師也高興的發現一本類似「寶寶使用指南」的書終於出現,馬上決定開始按書操課。

開始照這本書建立金寶的作息的頭一個禮拜,是避免不了的調適。白天還算順利,但是夜間七點就寢時間,他都會斷斷續續的哭,在母親心裡連五分鐘都像是世界末日,當然也會心疼,也一直擔心會不會對他的心理造成傷害。我跟先生跟很多朋友談過,也詢問專業人士,發現在成長過程中讓孩子哭幾乎是不可避免的。因為作者是資深的Maternity Nurse,這套時間表是根據寶寶的自然作息,在很多寶寶身上實施過,而我們根據書上的作息,非常確定金寶尿布換過,吃飽,玩夠,剩下的只是他必須學會自己入眠,加上先生的堅定決心,抱著我在客廳裡守著,我們才走過來。

我們只能慶幸金寶是如此平凡的一般寶寶,不是有特殊需要的高需求寶寶。說實在,我們也情願他平凡快樂的過一生。當然金寶只是一般人,也會有情緒起伏不照表操課的時候,但照著這本書建立起來的Routine真的幫了我們大忙,讓我們不再天天跟寶寶玩「你哭我猜」的遊戲,現在白天母子能夠每天出去上課玩耍,或是晚上可以跟先生出去約會吃飯,也是因為有這套日常作息。

金寶建立作息後,每天晚上七點睡覺,先生回家後就是我們的獨處時光,晚上十點的奶就由先生將金寶叫醒餵奶,讓他也有跟寶寶單獨相處的機會。金寶再也不用哄著或哭著睡覺,他會自己安靜入睡到隔天七點,讓我迫不及待等他起床陪他玩;白天還會有固定的三次小憩,剛好讓當媽媽的我做家事或超微喘息一下。

那天我跟先生談起來,才知道那段時間他自己在客房睡雖然可以不用擔心寶寶,但是他卻一直有很孤單被偋棄的感覺。我們都慶幸我當時不眨眼的買了這本書,甚至開玩笑說這本書是拯救我們婚姻的貴人。

這本書的作者Gina Ford跟我碰過的護士長都有一個共同的理念:媽媽過度勞累,是無法顧及孩子的需求的。Gina Ford建議一開始就用「重工業型」電動擠奶器,同時餵奶又擠奶,從一開始就製造比寶寶需求更多的奶量,這樣即便到了寶寶增大需求的成長期也可以按照時間表,而不會需要突然頻繁增加餵奶的次數。她更建議十點的奶不是擠到奶瓶就是用配方奶請別人餵,這樣媽媽才能夠好好睡個幾小時,在寶寶剛出生時有體力面對半夜起來餵奶的情況。

或許這本書裡跟很多當代強調「自然」的養育法唱反調。但我自己看來,現在婦女與現代生活,跟過去日出而作日出而習的傳統社會已大不相同。試想:過去的群居生活讓女性幾乎都有接觸小嬰兒的機會,因而「當母親」似乎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領,可是,現在小家庭的時代,有多少女性在結婚生子前有跟嬰兒相處的經驗?多少新手媽媽不是處處詢問一切從頭學起?

餵母奶也是另一個迷思。當然毫無疑問母奶是寶寶最好的食物,但是餵母奶並不是與生俱來的能力,而是需要學習跟練習的,在政府宣導之時,請不要只一味宣傳母奶的好處,也應該一開始就提醒準媽媽該注意的事項,提早做好心理準備。在「母奶為尊」的觀念下,不知道多少媽媽跟我一樣曾經抱著吃不飽的孩子在夜裡痛哭失聲,自責痛心,卻忘記,如果配方奶真像毒藥,那為什麼各國政府不乾脆禁了它們呢?究竟要讓寶寶一直吃不飽還是退而求其次加餵配方奶呢?

這麼一路走來,我只能說:只有當媽媽的自己知道什麼對自己的孩子最好。忘了別人的眼光與質疑,別管書上叫妳做什麼,相信妳的直覺也相信我這一句:自己要先快樂起來!只有快樂的媽媽,才有快樂的孩子!



後記:一直想寫這段心路歷程,但是知道會寫很長所以就一直拖著。這回總算排除萬難整理出來,只希望能給一些正在努力克服恐懼的新手媽媽們一點不同的聲音。

書籍:Gina Ford的書在英國有名到大家會說:Is he a Gina Ford’s baby? 或是:Are you Gina Fording? 但這本書同時也被很多人士視為「罪惡淵藪」「史上最法西斯寶寶書」,妳要嘛愛它要嘛恨它,意見相當兩極。或許你不贊同建立作息的重要性,但是前面幾章介紹餵母奶跟睡眠循環的章節還是很值得參考。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