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男

休一回家,外套一脫,順勢躺在樓梯上,書包打開拿出書看,還翹著腳,跟著少爺差不多。一頁頁慢慢研讀完畢,才會甘心起身脫鞋到廚房看看有什麼東西可以吃。總是,是個傳統社會回家看報紙等吃飯的男人縮影。

好在相同處也只有這些。

這天,因為班上的彈珠盒滿了老師發獎品,是一本小筆記本跟鉛筆。他回來如獲至寶的捧著寫,不小心把鉛筆寫斷了,剛好旁邊桌上有一個小小的手動削鉛筆器。他邊削我邊提醒:拿好別摔下去了,鉛筆屑會到處都是。

語聲剛落,乓啷一聲就掉了下來,我還沒來得及轉身,休一馬上說:不用擔心,我去拿掃帚,不是空口說說,他馬上去把掃帚畚箕都拿來開始動手打掃。「拿吸塵器會不會快一點?」一聽他又趕忙去拿吸塵器,三兩下就打掃乾淨。

拿回去放好時,他邊放邊喃喃自語:「我看這吸塵器跟掃帚都放同一邊比較妥當,這樣要拿比較方便。」



幫你們著想

休一又有生日趴要出席。

說起來,學前預備班這年派對最多,之後,就會慢慢減少。從前還跟進跟出,到了老二,我們幾乎都是人送到就離開會場了。

這場派對是租了個溜冰場,要求小孩全部帶著滑板車跟安全帽出席,想來是要來場大車拼。金寶看了羨慕不已問說他可不可以一起去?「我如果也一起去,這樣你跟爸爸就可以一~整~天都不用管我們,可以做你們的事情,這樣不是很好嗎?」

能夠把自己想要的說成是對方的利多,算來也是種才幹?
創作者介紹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松露玫瑰
  • 從最後一句話來看,他同時是政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