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氣爽的下午四點鐘,帶著兩個小孩在公園裡玩。

公園整修重新開幕還是第一回造訪。金寶帶著休一到處探險,常常回眸拉弟弟一把。兩兄弟兩副工具玩沙,金寶轉身別人要去拿,休一會緊緊的抓住說這是我哥哥的。當媽媽的看了自然也是滿心歡喜,在家裏雖然會吵會鬥,出門會互相照顧也就好了。

這天玩著玩著,後來兩個人都跑去盪鞦韆上。通常我都是站遠遠的看著他們,不過這個盪鞦韆旁邊沒有護欄,我站在邊邊預備,準備接不小心掉下來的休一。沒過一會兒,兩個小女生跑過來,看到隔壁正在幫忙推兩個盪鞦韆的小孩的爸爸,開口就問:可不可以換我們?這位爸爸搖搖頭。

大概是我跟小孩長得不大一樣,又站得比較遠沒有直接接觸,這兩個小女孩沒過一分鐘又問了一回那位爸爸被回絕,接著四週環伺許久,才發現我是另兩枚小孩的媽媽轉而問我。開口是一模一樣的話「可不可以換我們?」。我說:別問我,(指著金寶)問他。玩盪鞦韆的是他,可不是我。

看身高聽用字,都肯定是進了小學的孩子了。如果說是學步兒,我二話不說馬上請兒子們讓位,畢竟人家過去也是這樣對待小時候的他們。但是學齡兒童?嗯,就跟學校遊樂場一樣,自己協商啊。

女孩大概很詫異聽到這樣的回答。不過也是自己去問金寶了,金寶不理她,我看休一玩得很穩應該沒有跌下來的危險也就走開了。後來發生什麼事也不是我關心的了。

這讓我想到金寶剛上學前預備班時的一件事情。還記得那時放學幾乎全班都會到附近的公園玩耍,因為只有半天,剛好碰到午餐時間,大家都會帶著食物野餐。那天幫金寶帶了一包台灣買回去的餅乾,他的一位女同學見到也想吃,但是金寶就那麼一包不願意分,這小孩跑過來跟我告狀說:某某媽媽,他(指金寶)都不分我吃東西。

咦?這點心是公家買的嘛?不是吧。金寶要分自然要分,不分也是他家的事情,跟我有關嗎?小姐你搞錯人了吧?



金寶一開始在play group時,我常常會有「他才剛開始玩可是其他小孩跑過來說要玩該怎麼辦」的窘況。那時還在天真浪漫華人滿招損謙受益的階段,有幾回就請金寶交了出去。但是人眼睛總是會看會觀察的,我開始學著說:對不起他還再玩請你等一等。金寶也賞臉,通常聽到我講這句,他再把玩幾回就轉檯去了,但是他學到該為自己的權利堅持而且媽媽會挺他。金寶說話說得流利點時也開始上學,既然週間都要獨立一方了,我沒有權力也不應該插手這類的事情。有拿有給,金寶是懂得看人心思的孩子,幾回都在遊樂場上跟陌生的孩子玩得非常愉快說很開心交了新的朋友,我更相信放手是對的。

休一跟金寶不大一樣。過去一開始跟著金寶是怕他被人欺負,休一則是怕他欺負人,有陣子他是會直接肉搏的。慢慢可以放手是這半年的事情。現在的休一很有趣,碰到看起來弱小的,別人不用要求自動就把東西交出去。有回他就是看到一個小女生在哭,馬上就把手中的玩偶給她玩,小女孩的媽媽看了都很驚訝。不過休一碰到跟他個頭差不多的還是比他大的就完全不客氣,十歲的小孩要搶球,他一手擋著一手死抱著球說我的。爬溜滑梯穿越過他沒禮貌不等待他會直接吼對方喂!你是老幾?!

好像真實社會中的媽寶容易被人恥笑,我漸漸發現在遊樂場上,家長跟得緊的孩子似乎比較吃虧。因為爸媽跟在身邊,大人不好意思壁上關被迫要去調解,又因為一個大人的姿態,很難說不很難拒絕結果就只好叫自己的小孩讓出,久了小孩覺得最能當靠山的都不幫他了那這世界還有什麼好指望的。當家長的其實也很虧,最後變成不只要照顧自己的小孩還要照顧其他心臟很強壯的家長的小孩。

別誤會,不是說孩子應該你搶我奪,而是遊樂場本來就是一個迷你的小型真實社會。有好人有壞人,有知己有仇敵,當孩子有能力自己處理時就讓他們自己去吧,如同騎車如同游泳,不跌一跤不喝口水怎麼能學會?今天幫他處理這件,明天他去學校鉛筆被同學搶了你能怎麼辦?不如一起來練心臟強度吧。


創作者介紹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sa's mom
  • 你要多寫啦, 你來這兒之後的文有比較長, 也更好看呢! 多謝啦!
  • 感謝. 經你這樣一督促我馬上又生了一篇出來.

    mummysaid 於 2010/06/11 05: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