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轉眼,月曆又翻到了十二月。

街頭櫥窗老早掛出聖誕裝飾折扣價碼,商家一整年就在等著賺這一批。

十幾個年頭了,對我來說,聖誕節是從有孩子後開始不同的。一開始,聖誕節於我就是回婆家跟家人聊天吃吃喝喝懶散的過節日,吃飽睡睡飽吃說起來是個養豬的行程,一直到孩子落地的那年。我還記得那時雖然一家三口住在小小的房子裡,東挪西移,還是去搬了人造聖誕樹回家妝點起來,心裡想著:這是我們自己的聖誕樹耶。

北國冬季日暗的早。尤其進入十二月,常常天不到四點就黑了。如果不是家中點亮的聖誕樹,如果不是降臨曆的倒數計時,還真是會讓人覺得度日如年。先生說著過去的降臨曆就是一張圖卡打開後面是一張張的圖畫,貨真價實的日曆。今年我們把去年收留好的盒子拿出來回收利用,孩子早晨起床總是迫不及待,一除冬季賴床的煩惱。我常笑著跟此地朋友說:我終於懂了。聖誕節,是冬季裡的那盞明燈啊。有了街頭的繽紛擺置,有了賣酒的聖誕市集,冬天,才不再寒冷。

隨著兩個孩子進了幼兒園進了小學,每到這個時節總是很多相關勞作帶回家,有放上小孩大頭照的小天使,用麵糰做的愛心,一樣樣,都成為聖誕樹上的裝飾品。或許沒有什麼格調也沒什麼氣質可言,一團混亂也是一種慶祝的模式。眼見這棵小樹可能即將無法附載這麼多雜亂的裝飾品,空間也大一些了,想著換樹,卻心有不捨。

跟家人齊聚一堂,不管來回,小小的後車廂裡總是塞滿了一堆東西。小時候,是小床尿布,大一點,是許多禮物。孩子們不像他們的堂兄們,有外婆舅舅就在身邊,每年我總是用娘家爸媽弟弟們的名義多張羅幾樣禮物,雖然明知年年回台好康的總少不了。今年孩子說了想送禮物給全家人,頭幾個提到的就是台灣的阿公阿嬤阿奏跟舅舅,還有條有理的商量起要打包什麼寄回去,我忍不住隔天馬上打電話跟台灣家人報告,母親聽了知道有人掛在心上,甚是安慰。

禮物,其實一直是一個我不大能懂的點。一來本人不愛驚喜,二來也不愛猜別人的心。這些年來,越來越能懂得先生一直說的心意比禮物重要的道理。對對方真的關心,注意他平常的喜好,才能夠送到心坎上。就算是近年開始喜歡手做,也得從平日對方的衣著找尋搭配的色系才不會出醜。孩子們的倒還好,書總是不嫌少,是最不會出錯的選擇,樂高也總是必點項目,隨著年紀搭配不同的桌戲,剛好配合假期時間消磨時間,也就差不多了。

一直仗著孩子還小,其實身為媳婦的我一直也還沒主持過聖誕大餐,婆婆每年總是笑著說:趁孩子在睡趕緊去休息,將來沒得你混的。老實說,孩子還是嬰幼兒時,過聖誕節真是勞師動眾,苦多於甘,睡不好的過度興奮的,照顧起來總是多了點麻煩。這幾年總算熬出頭,還可以假扮賢慧的模樣,捲起袖子削馬鈴薯紅蘿蔔,女人家們邊做邊聊,頗有女工團的樂趣。

看兩個孩子跟堂兄們玩在一起,是件幸福的事情,常常看著他們,忍不住暗自祈求他們一輩子都能這樣親密融洽別漸行漸遠。聖誕夜齊聚一堂看胡醫生的聖誕節特集,大底就跟過年期間看龍兄虎弟特別節目一樣的道理。小孩入睡後,小嬸的母親常常製作聖誕猜謎會做為大人們的餘興節目,要在剪貼下來的大頭照上填上人名,我乃為新生代代表,影視名流大抵認得八成五,但是運動明星就一個都不行了。

聖誕節隔日,別人瘋狂的大採買在我家不大盛行。通常是睡袍掛一天吃著昨天的剩菜悠閒的晃過一日,足不出戶是常態。先生總摸著填飽的大肚懶洋洋的看著報紙雜誌感嘆:這才是人生啊。

總是要手邊一坨毛線,總是要聽著Fairy Tale of New York,總是要看一回Love Actually,總是要在播放雪人時忍著眼淚強顏歡笑。

這是我的聖誕節。

而黃韻玲的沒有你的聖誕節,已經離我遠去了。



創作者介紹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