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Angela McAllister與Charlotte Middleton的Monster!一書可以給我們些線索。


傑克森老想著要養隻寵物。

「去花園裡挖一條蟲吧」爸爸說。

「何不把班上的小兔帶回來過周末?」媽媽說。
「不要!我不要蟲子也不要小兎。我要一隻很大的寵物唯我專屬,而且這寵物還要很凶猛刺激!」

爸爸買了一隻小蒼鼠。

「他是你的了。你得好好照顧他。記得給他足夠的食物,乾淨的飲水,每周六他的籠子得清理乾淨。」

「我保證。」傑克森不情不願的答應。

傑克森將這隻倉鼠取名為「野獸」。

傑克森試著教他玩我丟你撿的遊戲,倉鼠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傑克森試著教他爬樹,但是倉鼠就只坐在那裏。

傑克森甚至示範如何吼叫,但是野獸只把自己縮在被窩裡不肯出來,連拿骨頭引誘他都沒用。

週六到了,傑克森忘記清理野獸的籠子,接著忘記幫他換水。一周結束時,傑克森存到足夠的錢幫自己在學校園遊會上買了個滑板,完全忘記餵野獸吃飯這件事。

樓下儲藏間裡,野獸感到無聊又寂寞,也開始餓了。

樓上,傑克森正準備上床就寢。

野獸把籠子的閘口咬了開,推開閘門一跳跳進一大袋的倉鼠飼料裡。

吃完後,他隨意走走探險,晃到花園裡...

傑克森忙著練習滑板車特技,完全沒注意野獸正在一點一點變大,一點一點變越狂野刺激...

直到他們都注意到了彼此。

「哇!這正是我想要的寵物!」

「唉,」媽媽嘆息說「你保證你會照顧他。他需要足夠的食物跟新鮮的飲水,還要天天運動,而且他每周六一定得清理乾淨。」

「我保證。」野獸答。

野獸將傑克森帶回。野獸試著教傑克森將食物藏在腮幫子裡,繞著輪子跑。野獸甚至示範如何築巢,但是傑克森爬進一個大花盆裡說什麼也不肯出來,連
大骨頭也吸引不了他。

野獸忘記清理傑克森,忘記幫他換水還是新床單。不久,野獸就發現滑板,完全把傑克森置之腦後。

樓下暗室裡,傑克森又無聊又寂寞。他開始感到飢餓。接著他聽到一個聲音。

「吃早餐囉!」媽媽叫著。

傑克森推開暗室的門...然後...跌下了床。

傑克森往樓下衝,但沒有停下來吃早餐。他一路跑到儲藏間裡。

他將野獸拾起,給他一把食物。

「從現在起,我要叫你小蓬蓬。」他如此說道。小蓬蓬望向傑克森,給了一個小小的開心的叫聲。



我們是不是能夠接受孩子本來的模樣?

膽怯的孩子說什麼都不肯上台,我們是要硬逼他上去還是就承認他不是這塊料?

注意力不能夠集中的孩子,我們是要說他調皮的壞孩子還是想些不同的方式幫助他?

如果我們能夠認清孩子的本質,在他們經過不同階段的改變時,是不是就更能夠接受與包容?

也許,最永恆不變的真理,恐怕就是萬事萬物總會不斷的演化變遷,也唯有不斷的調試不斷的省思,才能在一段段關係中找出平衡的那條線?

創作者介紹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