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著好幾年的生日,都是跟家人簡單慶祝的渡過,今年在孩子央求下打算簡單的舉辦個運動派對。

這天難得天雨金寶沒去公園,休一去同學家,家裡只剩我們兩人,我請他著手把名單列一列。參加人數限制二十人。金寶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讓休一弟弟一起參加派對,他慢慢斟酌,寫好時我都睡了一場午覺了。拿來一看,全都是兄弟姊妹檔,一問金寶:你確定就是這些人了嗎?還有那個誰啊誰的你都不想請嗎?「但是因為休一也要去,如果我沒邀請他的朋友,他不是會覺得很孤單嗎?」

「但是這是你的派對啊。你先寫你想邀請的朋友們,剩下的爸媽來傷腦筋。我們總會有辦法照顧休一的。」

於是他又回頭寫,寫完男生寫女生,還要擔心有沒有漏掉誰。現在不同班但是一直有連絡的幼稚園好友也沒忘記,寫著寫著剩下一個名額,跟他說那乾脆邀請他同學的弟弟來吧,剛好也是休一的同學,這下名單決定。

但是,金寶的困擾並沒有結束。

「我覺得我跟F應該當隊長,然後把我們自己的弟弟帶在身邊照料」。說是這樣說沒錯,問題是不是每個人都會想照顧自己的手足啊?「我來研究看看兩組隊員要如何安排。」接下來又花了接近半小時的時間沙盤推演,他排組是兩兩一起,看得出來他想辦法務必使兩組實力相當。

我忍不住苦笑。「你確定嗎?那這樣派對主持人要幹什麼呢?」「但是這是我的生日派對,我應該可以決定誰在哪一組啊!」接著他甚至要直接把組別寫在邀請卡上,被我連忙制止。「我保證我會把你的名單拿給主持人看,但是我只能做這麼多,其他的要看他們的決定。沒有人想去一個什麼驚奇都沒有無趣的派對吧?」

看著這個孩子,用我自己的角度衡量,總覺得他的生活好辛苦;畫圖每隔要分配均勻,老師叫人玩遊戲絕對要公平,一些別的孩子可以笑笑不介意的事情對他來說都很重要。他困在小小的孩童身軀裡好似一點無憂無慮都沒有。他有自由意志,有他想要做的事情與時間,但常常跟一般世俗習慣不搭嘎的硬碰硬。

當母親的我也是會掙扎。偶爾覺得除了我們還有誰能包容他如此呢?是不是應該給他留一點空間喘息?偶爾覺得這樣下去身邊的人不是都會很累?應該要趕緊跟大家一樣啊。但總也拿不定個主意。

我憑什麼決定什麼樣的生活對將來的他比較好呢?

即將八歲的他已經懂得我很多不懂的知識,而且不斷在擴張中。我憑什麼以我過去舊時代的生活經驗要求他改變?

站在一個母親的立場,我當然希望他選擇一條好走平穩沒有風險的道路,但是如果這不是他想要的呢?

當母親最難的,是看著孩子跌跌撞撞,還得緊緊握住雙手,努力不伸手出去扶;滿心的擔憂難過,卻也不能顯露,只能看著他們的背影,暗自祈求一切順利。

畢竟,他們的人生,沒有人可以替他們過。
創作者介紹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ki
  • 看到一個重點,跟小孩是一對一的時候真的能做的、能想的、能討論的...都比較深入;金寶的內心世界至少你有懂到,他才不至於都沒有出口或一直被誤解,萬幸啊~~
  • 一個有一個的好處, 但是兩個真的省事很多啊.

    mummysaid 於 2012/05/05 22:46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