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傍晚,說是快六點但是已經全黑,天氣異常的寒冷,冷到窗戶都是一片霧氣。我全身裹好大衣厚帽手套,裝備完全才轉身關門,把那溫腦與喧鬧關在門後,踏進夜色裡。

雖然不到十二月,但是街景與櫥窗擺設,已經很有濃厚的聖誕氣息。一個人疾行趕著去坐公車,腦裡卻是突然想到好幾年前的場景。

那年金寶才剛在夏季出生,還是好小的嬰孩,我總是習慣在傍晚時分推他走一走散步看景色。冬天冷,就把他裹得暖暖的放進推車裡,有時候還會把應該是檔雨的遮雨棚也拉下,就怕他受寒。那天,約了先生等他下公車一起走路回家,大概是工作忙,遲了,我跟金寶在購物商場的廣場坐著等著。我怕他無聊,把遮雨棚拉了起來,臉湊近去,跟他邊笑邊唱了好一會兒。

那是個最辛苦也最容易回想起來的時刻。

那時先生還要天天出門進辦公室,他一出門,家裡就只剩我們兩個。說起來,我真不是天生當母親的料,也不知道跟嬰兒能夠大眼瞪小眼多久才不會無聊。還有一種新手父母的焦慮:是不是要給他看點顏色鮮豔的圖片?聽古典音樂?唸古詩還是古文觀止?身邊充斥著許多資訊,而我想要的,不過是好好睡滿八小時不用在半夜起身。

不過良心我還是有的。從來不曾把嬰兒丟在電視機前面自己上網還是聊天,金寶頭回看電視,恐怕都是兩歲之後的事情了。扣掉睡著的時間,還是有許多時間要打發,因為自己坐不住,連帶的就把小孩也帶出門,我常說,我們在家裡的時間,大概只有睡覺跟吃飯(餵奶)時。

運氣好,家裡附近不到十分鐘的路程就有兩個Playgroup。饒是如此,還是得眼睛看著顧著。在還沒交到朋友時,即使到了playgroup我們還是在兩人世界。我在旁邊觀察著他的一點點小小的進展:會微笑了,會捏東西了,會爬了,會走了。然後在背後,看著這個孩子漸漸走入我不會完全理解的世界中。

這個孩子走遠了,接下來了休一。

休一一歲前,先生幫忙了很多,一歲後,我處理的時間比較長,跌傷了身體不舒服了,休一只要媽媽,誰都不要。休一笑起來像朵花,我最喜歡把他的臉捧著,額頭對額頭,看著他清澈無邪的雙眼,讓我會打從心底微笑。這個時候,天底下只剩我們,躲在自己的泡泡世界中。

如果說對待兩個小孩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大概就是對休一更多了份包容。大概是真確知道自己不管做什麼,小孩自有自己的想法長法,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不管他現在這樣那樣,將來會怎樣哪樣,其實也無法預測,所以,只能這樣一天天一點點的走著。

很快的某天,泡泡就會被戳破,而我們,只能給予彼此祝福。


創作者介紹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