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到了。

暑假一到,幾乎全球各地母親心中都在叫苦。這麼多天是要怎麼消磨?

從前從來不覺得放假有啥不好。早上睡到自然醒不用突然驚醒跳起來擔心小孩上學遲到,家中有位captain slow事情可以慢慢來不用催心情就很好什麼事情都好配合,小的午睡一睡睡三小時,大的就算吃中飯一小時,陪他優質時間一小時,我都還剩下一小時可以午睡。八點起床七點小孩睡覺我就下班,怎麼想都是利多。

不過今年不一樣。

一來是小的不需要睡這麼久了,偶爾累了推車睡一下就好。城裡地方政府誠意很夠,大小不同的活動幾乎天天都有。家有兩名小男孩,出去跑跳也是應該的,常常一跑就是一整天。

只是出去一整天不是準備好備份衣服水壺OK绷消毒紙巾就好。省錢主婦得順便把午餐準備好,有片野餐巾草地公園就可以野餐。回家不知道幾點不曉得來不來得及煮晚餐所以前一晚就要把晚食材準備好(註),功夫一點的花時間的還根本就得先煮好,回家熱了就可以吃。冰櫃裡一盒盒的自製義大利麵醬奶油瓜濃湯水餃等,是偶爾想休息的良伴。

因為出去一整天,我的午睡沒了;因為要前置作業,晚上就寢時間延後了。我一向重眠,累了沒體力沒耐心,小孩的行為就像連鎖反應也跟著出狀況。六歲一向很有主見的金寶每句話聽起來都像在挑戰我,三歲的休一大概是睡少了不如之前穩定,從前還願意當跟屁蟲的現在也會大聲的反抗金寶或者不照著做,於是大的吼小的小的就大哭的劇情不斷上演。

好累。累到很想一走了之。媽媽也是需要放假的行業啊,我心中吶喊。

別的行業還有薪水來證明自己的辛勞苦勞,當媽媽什麼都沒有,最多的時間是在質疑自己究竟做得對不對?到底是哪裡做錯了小孩才會長成這樣?

多虧先生體諒,下了班後就接手打理。多了點幽默感的他不跟孩子硬碰硬,很多事情都有轉圜的空間,咆嘯也就少了。休息過後的我也在反省:自己究竟是在堅持什麼呢?是要孩子絕對的服從權威嗎?覺得他們是在挑戰我?還是相信他們真的就是不善外交辭令天真又白目的小孩?真的就是只想搞清楚事情的規律與道理?

許多的問號在好好睡了一晚後暫時的消失(不代表就無影無蹤)。多一點信任孩子的愛與耐心傾聽他們的聲音,緊繃的關係的確和緩不少,雖然還是偶爾得「大聲」提醒他們「該刷牙了」「該整理玩具了」,起碼不會憂鬱到坐在樓梯間掉眼淚。

那個週五夜裡,我呈上假條。

隔天睡到八點多醒,陪著先生孩子吃完早餐就去搭火車跟一群女友逛街吃飯。還不忘叮嚀小孩:媽媽不是傭人,麻煩回到家時不要讓我看到被搶匪搶過的現場。這麼一叮囑還真是有用,回家時路上一通電話通知他們媽媽要回來了,家中三個男生馬上有如女皇架到似的四頭亂竄整理房子。檢查完後滿意的給了孩子們傳說中的「禮物」:一人一盒拼圖,兩人各佔一角安靜的玩,我還有時間翹腳喝茶休息。回到家看到孩子們特別的可愛,只有先生累慘了在一旁喘息。

暑假過了大半,希望接下來的時間一切風平浪靜。





(註)有回金寶去café,抱怨很久餐點還沒上(不過十分鐘)。這孩子不知道他多幸運,媽媽天天都提早計畫,十分鐘就可以上菜吃飯從來不用讓他等的。
創作者介紹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喵媽
  • 滿腹的感想,只得化為一句:
    我懂!


    註:今年沒打算回台嗎?
  • 回去過了耶. 但是因為托著兩個小的一起所以來去匆匆都沒機會找小喵. 明年希望有機會啦!

    mummysaid 於 2010/08/17 01: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