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是兩三個禮拜前,同學H的媽媽E邀請金寶去他家playdate。

說到playdate,得先說明一下。通常就是小孩到對方家中去玩,不成文的規定是四歲前家長還會陪同,四歲後時間到了家長去領回即可並不需要在場,除非爸媽間剛好也想聊天。

休一更小的時候,很多朋友好心的張羅金寶去他們家玩,金寶跟他的朋友玩得開心,我也輕鬆省事。禮尚往來,回請也是必要,通常我都選在休一不需要睡覺的時間,大孩子們(其實也才四五歲)都很懂規矩了,有問題會自己排解,我只需要陪休一玩,其實也不會太麻煩,而且幾個孩子一起吃晚餐(通常都是下午)對龜速的金寶也很大的增強作用。

金寶的這位H同學,其實我們也不熟(也就是跟對方家長並沒有常往來),但是聽其他家長講過多回,據說是個問題人物,經常會動手打人。我自己是跟過一回校外教學,並不覺得特別異常,比較懷疑的是幾件小事被大家貼了標籤。講起來,我還覺得這孩子講了會聽,比很多其他叫不動的的都還乖巧呢。

總之,常從金寶口中聽到他兩人似乎玩得很融洽,雖然偶爾會聽到「老師說我們兩個不可以坐在一起得把我們分開,但是今天朝會我們坐在一起都沒有吵鬧喔!」這類的,大概知道這兩個小孩是會一起瘋的那種,但是playdate本來就是玩,看了一下行事曆有空,就答應了。

回家路上跟金寶說了這件事情。一開始沒事,快要到家的途中他突然說「I feel a little bit nervous.」咦?有什麼好緊張的呢?不問則已,一問金寶講著講著大顆大顆的淚珠就滴了下來。

路上不好說話,回到家我摟著他坐在沙發上對談。

「為什麼你覺得nervous?」
「He might hit me.」
「這樣嗎?但是他媽媽會在家啊。」
「but what if she is in another room and doesn’t see it?」
「那怎麼辦呢?其實你不一定要去啊。你如果不想去不去也沒關係的。」
「No, I want to take this opportunity.」(這是什麼奇怪的答案)
「你確定嗎?」

我可以感覺他在內心掙扎。一方面想跟同學玩,一方面又怕對方如果突然生氣拳腳相向。

「那你要不要想想有哪些方法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金寶想了一想。

「Oh yes, tomorrow when I go to school, I will ask him to promise that he won’t hit me when I go to his house.」
「I don’t think he will do that really. Because we usually play H sandwich(註1). We are good friends.」


於是隔天他回家時很高興的跟我說他得到了H的保證,確定他要去他家玩了。

我當然可以就直接下令不准去(天曉得多少父母親連小孩的朋友都過濾過),但是我更高興看到他自己這樣解決了內心的衝突,找到解決的方式。當然內心是會緊張的,那天其實夜裡跟先生討論過,他笑說:再慘也不會比上回去C&J家慘吧!(註2) 

Playdate那天兩個小孩玩得很開心,金寶也在對方家裡把晚餐都吃光光,媽媽E也很高興。唯一的小缺點,哦,那天這兩個小孩一整天都太嗨,被老師盯了不少回,真糗。





(註1)據說是金寶跟另外一個同學把H夾在中間抱在一團。所有叫H sandwich.
(註2)C&J是一對完美雙胞胎,我們跟對方家長都很熟。但是有一回金寶去對方家玩撞到桌邊,嘴唇腫得像香腸般,好在躲過牙齒。好幾天才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ummysaid 的頭像
mummysaid

你我之間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