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Sep 17 Mon 2012 03:53
  • 珠寶

周日無所事事,想到上回朋友提到買到一大袋才台幣八十元的毛線,提議去跳蚤市場逛逛吧。

跳蚤市場應有盡有,有雜貨五金,生鮮蔬果,當然也有各家擺出來不再需要的物資,我們就曾經買回桌上足球小小工頭組等一堆物品回家。

這天,給了兩個孩子一些錢,讓他們自己應用。不多,台幣幾十元罷了,順便跟他們叮嚀,你們可以自由活動,不過麻煩請留意一下爸媽的行蹤,找不到我們是你的問題。

進去市場沒多久,兩個孩子就卡在一個小攤子前。沒走近,也不知道在賣啥,不以為意,跟先生手牽手繼續往前走。走了很久很久都快到盡頭了,小孩還沒追上,我放不下心,只好轉回去瞧瞧。

邊走邊張望,都見不著人,沒想到一直走到前頭,才發現他們居然還黏在剛剛那個攤子上。更沒想到的是,那攤是攤賣裝飾品的小玩意兒攤。

我不做聲,站在他們身後觀察。

看到休一指著一個戒指:「這個多少錢?」老闆佛心來著的:「你大概不能買這個,因為你也不知道對方的指圍吧?」又聽到金寶急急的跟休一連續數聲說「買這個啦,你可以負擔的起。」一看,是個項鍊的墜子,但是休一搖搖頭表示不合意。

這時休一看到我,一連串拿了好幾個手環給我試戴,每個都太大。好不容易一個尺寸超微合的--但是顏色很跳痛--,一問價錢又超過預算。而休一,手裡還握著一個閃亮的琥珀色小石頭。

我跟孩子說:「這錢是給你們的,你們買自己要的東西就好,當然,要想買給我,我也會很高興。」金寶心中很掙扎,那個小墜子他想買來送我,但是他會盤算,知道這樣就吃到自己的預算,偏偏休一又不喜歡那個墜子,而且還有一個他更想要的小石頭。

幾乎可以想像他腦裡的掙扎。金寶最後還是掏出零錢,買下了墜子送我,休一,執念買了琥珀石。

「謝謝你的項鍊墜子,改天我會去手工藝店裡好好挑條鍊子搭配。」我摟著他說。

向來不是特別需要配帶裝飾的人。一年四季,手指上連婚戒都不見蹤影,項鍊耳環更是行蹤成謎。沒想到孩子們不知到哪裡來的念頭,想到幫媽媽妝點,倒是難得,特別留文紀念。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升上四年級的兒子,一開學沒多久,就要進行場逃難的旅行。

也不過才半個多世紀前,這個國家曾是大戰的最前方,在國家政策下,無數的孩童由師長帶領撤退到大後方,脖子掛著寫上姓名地址的名條,帶著一只浪跡天涯小包包,只能裝一套換洗衣物跟最基本的牙刷肥皂這種衛生用品。幾本書籍與陪睡小布偶,已經算是奢侈品。

我不知道當年的父母親是如何的不捨(有些孩子回來父母身邊都已經是六年後),在那個沒有網際網路沒有唉鳳的年代,又是如何分秒掛心著孩子不知道他們可否吃得飽睡得暖又完全無法聯繫。我只知道,跟先生分頭準備這些家當的當下,已經是紅著眼眶。

隔天,他們人人打扮成大戰時孩童的模樣。長袖襯衫與灰色短褲,照兒子的說法,是一點都不合潮流。一人一個小包,還得掛上一個內裝防毒面具的小紙箱。搭上火車,到附近城鎮的教堂聽,跟曾經經歷大戰的老人家們會面,聆聽第一手的口述歷史。搭配這個主題,他們從六個題目中自己選擇一個進行小小的研究,可以是做一個當時的一般居家的小模型,也可以手織圍巾給前線官兵,也可以訪問阿公阿嬤他們過去的經驗談。不管是擅長哪個科目習慣哪種學習模式的孩子,都有一展長才的機會。一個大概至多三堂課就可以講完的主題,可以玩到兩三個月。

我學習歷史的過程完全不是如此。

內容大概跟閱讀的各位經驗差不多,大概就是背背八國聯軍,歷代君主。唯一值得誇口的,是高中碰上一位篤信基督的歷史老師,西洋文化史在她講述下特別生動有趣,那兩本西洋史也是難得沒被我在聯考完直接清到垃圾桶的書,一直保存至今。





什麼樣的學習是最有效的?

有效的定義各人不同。準備高普考的,大抵希望老師直接給考古題,做個幾十來份,不會的硬記下來,看能不能矇到。

對於孩童來說,也是如此嗎?當然他們的背誦記憶能力一流,老師能直接講述多塞一點多好,很多人會覺得現在不多背一點將來就沒機會了。但是在這個人人會孤狗的年代,這些片段的記憶有這麼重要嗎?直接把知識傳授給孩子,表面上或許看起來比較快速,但是我們都聽過無數回「我考完後就忘光光全還給老師了」的話語。知識,淪為考試的工具,而非理性的辯證。

偶爾閱讀在某領域傑出的人士發表談論或出版自傳,常見他們提到被某件事情某個人某句話[啟發]。與其要求孩子把正確答案背誦下來,考過就忘,嘗試著「啟發」他們的興趣與熱情,給予他們求知識的工具,是不是會有更長效的影響力?動機,是讓學習事半功倍的良器。有了學習的動機,我們這些多走了幾年路多吃幾口鹽的大人們,只需要在旁邊提點,成效就能紮實而且長久。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作家Francois Rabelais曾經說到:A child is not a vase to be filled, but a candle to be lit. 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靈性與想法,同樣見著一個人跌倒,一個人感同身受,一個人在心底提醒自己要小心。把他們當成機器人一般的填鴨,也真是低估造物主的能耐了。

想起兒子的歷史課。

哪一國哪年加入戰爭真的很重要嗎?同盟國是誰軸心國是誰很重要嗎?或許是。但是大戰期間導致民生物資的缺乏,促進男女平權的鬆動,是與平民百姓你我更息息相關的課題。或許將來哪個孩子坐上大位,會在發動戰爭之前,想起這趟虛擬的逃難歷程,想起他曾經親耳聽到這些耆老所說的故事,而戰爭,就不會只有石油與能源,而是無數個家庭的顛沛流離妻離子散。

當執政黨與在野黨都出亂子的時代,你希望我們的下一代,只會謾罵跟打口水戰,還是有能力站出來想出解決問題的方式?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