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果你有兩千七百萬英鎊的預算辦一場國際活動,你會怎麼設計?

展現出最強的國力?一絲不苟的千人舞陣?最新最炫的科技?

英國,或者說倫敦,選擇了展現她的人民。

倫奧,用上了上萬名的義工,不管男女老少老弱婦孺,均有參加的機會;倫奧,用了資源回收來的四萬個塑膠瓶跟一萬個塑膠袋,做成兩萬六千件的表演服裝,還得花上四個月的時間穿上脫下,讓他們看起來有老舊的真實感。也是倫奧,不求虛假的完美,從一開始領唱的斷臂男童,到自幼嚴重失聰也能率領接近千人鼓團的女爵Evelyn Glennie,真正展現出一個大國的包容與風範。

倫奧開幕儀式很大的一個主軸,在NHS(National Health Service)與GOSH(Great Osmond Street Hospital),前者至今仍為全球規模最大歷史最悠久的全民健康服務體系,後者則為最受倫敦市民愛戴的兒童醫院。如果稍微知道倫奧開幕的設計者Danny Boyle的成長背景,便不會對這樣的安排大驚小怪。

Danny Boyle誕生在英格蘭北方的蘭卡斯郡,工人家庭,相當嚴格的天主教家規。他曾經提到,母親對他最大的期望就是成為一位牧師。在一個貧困住在政府管理的council house且雙親都要工作的家庭裡,不難想像社會福利如NHS等對他的重要性。訪問時他提到"If you live here, no matter how rich you are, if you have problems, you will end up there"。接下倫奧開幕這麼一個不討好的工作,除了Danny Boyle當仁不讓的電影圈地位,也因為他有一個對奧運狂熱的父親,更因為,他就住在倫敦城裡,這城市給了他生命中的一切。

Danny Boyle的左派風格與對音樂的靈敏度,大抵從1996年的電影猜火車就可得知。跟我差不多年紀的人大概都還記得那從馬桶鑽下去的那一幕,也大該跟我一樣頭回搬了張來自英國的電影原聲帶回家。

所以我們看到倒數時帶過英國人家喻戶曉的長青連續劇東街人生(一連串不幸的事件發生在這些人家中,也忠實反映社會議題如同志/失業/強暴等),看到爭取女性參政權的Suffragette movement,看到1936年為了抗議失業與貧窮的一路從Jarrow走到倫敦的飢餓遊行。工業革命或許是人類的一大進展,但在Danny Boyle的分鏡中,也不是全然沒有隱憂;Pandemonium是著名史詩Paradise Lost裡煉獄的首都,眾人的鼓聲與煙幕瀰漫的現場,身歷其境只怕笑都笑不出來。

還好鏡頭一轉,英國人最擅長的自嘲與幽默,也在這典禮彰顯出來。只有這個國家,能夠由女王擔任最新的龐德女郎從天而降(當然是替身),有首席丑角豆豆先生當眾開著名電影火戰車的玩笑。擔心倫敦多雨?沒關係,我們也用棉花做一團團的雲讓你看著開心。大量的熱歌勁舞讓人聯想到他的偽寶萊塢片百萬貧窮富翁,橫跨四十年的電視電影廣告片段流行金榜歌曲,不知道喚醒多少人的共同記憶。

也是這樣貼近一般民眾的成長背景與社會觀察,讓Danny Bolye能夠不用威權,輕易掌握一萬五千民無償義工的心,讓他們願意陪他流血流汗。值得一提的是,典禮開幕前,上至皇親國戚名流權貴,下至這上萬的義工與扒糞小報,沒有一個人,一個人,曾經跟大眾透露過任何口風。這在流行爆料賞金的年代,絕對不是件簡單的事情。聖火倒數第二棒退休划船健將的Sir Steven Redgrave之後坦承,從兩個多禮拜前就知道自己不是擔任最壓軸的角色,接受訪談面對大家的期望特別困難,但是他也支持傳遞薪火更遠大的意義。

英國再也不是日不落國,的確。

但是這國家同時給了世人彼得潘,哈利波特,給了我們披頭四,更給了我們全球資訊網. 全球資訊網'的發明人Sir Tim Berners-Lee在Danny Boyle要求下特別現身,把他放在眾人焦點上好讓我們看清楚恩人的真面目。

正如今年典禮的主題:This is for everyone. 聖火由七位名不見經傳的年輕運動員點燃- by nobody, and by everybody. 絢爛的煙火結束,我耳邊仍舊迴盪這首詩歌:


Jerusalem Hymn
And did those feet in ancient time
Walk upon England's mountain green?
And was the holy Lamb of God
On England's pleasant pastures seen?
And did the countenance divine
Shine forth upon our clouded hills?
And was Jerusalem builded here
Among those dark satanic mills?

Bring me my bow of burning gold!
Bring me my arrows of desire!
Bring me my spear! O clouds, unfold!
Bring me my chariot of fire!
I will not cease from mental fight,
Nor shall my sword sleep in my hand,
Till we have built Jerusalem
In England's green and pleasant land.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或許Angela McAllister與Charlotte Middleton的Monster!一書可以給我們些線索。


傑克森老想著要養隻寵物。

「去花園裡挖一條蟲吧」爸爸說。

「何不把班上的小兔帶回來過周末?」媽媽說。
「不要!我不要蟲子也不要小兎。我要一隻很大的寵物唯我專屬,而且這寵物還要很凶猛刺激!」

爸爸買了一隻小蒼鼠。

「他是你的了。你得好好照顧他。記得給他足夠的食物,乾淨的飲水,每周六他的籠子得清理乾淨。」

「我保證。」傑克森不情不願的答應。

傑克森將這隻倉鼠取名為「野獸」。

傑克森試著教他玩我丟你撿的遊戲,倉鼠站在那裏一動也不動。

傑克森試著教他爬樹,但是倉鼠就只坐在那裏。

傑克森甚至示範如何吼叫,但是野獸只把自己縮在被窩裡不肯出來,連拿骨頭引誘他都沒用。

週六到了,傑克森忘記清理野獸的籠子,接著忘記幫他換水。一周結束時,傑克森存到足夠的錢幫自己在學校園遊會上買了個滑板,完全忘記餵野獸吃飯這件事。

樓下儲藏間裡,野獸感到無聊又寂寞,也開始餓了。

樓上,傑克森正準備上床就寢。

野獸把籠子的閘口咬了開,推開閘門一跳跳進一大袋的倉鼠飼料裡。

吃完後,他隨意走走探險,晃到花園裡...

傑克森忙著練習滑板車特技,完全沒注意野獸正在一點一點變大,一點一點變越狂野刺激...

直到他們都注意到了彼此。

「哇!這正是我想要的寵物!」

「唉,」媽媽嘆息說「你保證你會照顧他。他需要足夠的食物跟新鮮的飲水,還要天天運動,而且他每周六一定得清理乾淨。」

「我保證。」野獸答。

野獸將傑克森帶回。野獸試著教傑克森將食物藏在腮幫子裡,繞著輪子跑。野獸甚至示範如何築巢,但是傑克森爬進一個大花盆裡說什麼也不肯出來,連
大骨頭也吸引不了他。

野獸忘記清理傑克森,忘記幫他換水還是新床單。不久,野獸就發現滑板,完全把傑克森置之腦後。

樓下暗室裡,傑克森又無聊又寂寞。他開始感到飢餓。接著他聽到一個聲音。

「吃早餐囉!」媽媽叫著。

傑克森推開暗室的門...然後...跌下了床。

傑克森往樓下衝,但沒有停下來吃早餐。他一路跑到儲藏間裡。

他將野獸拾起,給他一把食物。

「從現在起,我要叫你小蓬蓬。」他如此說道。小蓬蓬望向傑克森,給了一個小小的開心的叫聲。



我們是不是能夠接受孩子本來的模樣?

膽怯的孩子說什麼都不肯上台,我們是要硬逼他上去還是就承認他不是這塊料?

注意力不能夠集中的孩子,我們是要說他調皮的壞孩子還是想些不同的方式幫助他?

如果我們能夠認清孩子的本質,在他們經過不同階段的改變時,是不是就更能夠接受與包容?

也許,最永恆不變的真理,恐怕就是萬事萬物總會不斷的演化變遷,也唯有不斷的調試不斷的省思,才能在一段段關係中找出平衡的那條線?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向來最討厭童話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般的結局。

人生不完美,不公平,也沒有需要對孩子粉飾太平。

曾經有個故事是這樣寫的:

在柳樹垂下的岸邊,一隻蝌蚪遇上了一隻毛毛蟲。他們雙目交接凝視彼此,從此陷入愛河。

她是他美麗的「彩虹」。

他則是她閃亮的「黑珍珠」。

「我愛你所有的一切」,蝌蚪如此告白。

「我愛你所有的一切,」毛毛蟲也說了。「答應我你永遠不會改變」。

「我保證。」蝌蚪這樣回答。

但就像四季交替無法避免,蝌蚪無法遵守他的誓言。當他們再見面時,他長了兩隻腳。

「你破壞了你的誓言。」毛毛蟲指控。

「原諒我,我沒法控制自己,我也不想要這兩隻腳...」蝌蚪苦苦哀求。「我所想要的是我那美麗的彩虹。」

「我想要的是我那閃亮的黑珍珠,答應我你再也不會改變了。」毛毛蟲說。

故事如此延續下去,「你破壞了你的誓言三回了,現在你真的是傷了我的心。」毛毛蟲爆發了。

「但是你是我美麗的彩虹啊。」蝌蚪(或許該稱青蛙了)仍掙扎。

「是,不過你已經不再是那閃亮的黑珍珠了,再見。」毛毛蟲爬上柳樹枝,哭著睡著。

一個溫暖的明亮夜裡,她醒過來。天空變了,樹變了,一切都變了,只除了她對蝌蚪的愛。即使他破壞了他的誓言,她決定,要原諒他。

她振動翅膀飛下去找他。

在柳樹垂下的河邊,一隻青蛙坐在荷花葉上。

「請問,你有沒有看到我閃亮的黑...」

她話還沒說完,青蛙撲向她一口吞下。接著他在原地等著,癡情的想著他那美麗的彩虹,想著她不知道上哪去了。






這乃為Jeanne Willis著,Tony Ross繪圖的繪本Tadpole's Promise. 宅男小孩看了當成自然科學讀物,著重於蝌蚪與毛毛蟲的完全變態的生長過程,很能理解他們見面不相識的結果。我看了,卻另有一番感受。

戀愛時,單身的兩人無憂無慮,看什麼都美好,吃什麼都可口。結婚生子,角色變了行為也必須跟著調整。過去可以賴床可以沒有計畫,一轉眼存錢買房早起陪玩全成了必須。

親子關係何嘗不是?粉粉嫩嫩視父母為她的全世界的小女兒突然間說變就變,衣衫不整在外鬼混到清晨回家,當父母的要用什麼心情來對待?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