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週三傍晚,說是快六點但是已經全黑,天氣異常的寒冷,冷到窗戶都是一片霧氣。我全身裹好大衣厚帽手套,裝備完全才轉身關門,把那溫腦與喧鬧關在門後,踏進夜色裡。

雖然不到十二月,但是街景與櫥窗擺設,已經很有濃厚的聖誕氣息。一個人疾行趕著去坐公車,腦裡卻是突然想到好幾年前的場景。

那年金寶才剛在夏季出生,還是好小的嬰孩,我總是習慣在傍晚時分推他走一走散步看景色。冬天冷,就把他裹得暖暖的放進推車裡,有時候還會把應該是檔雨的遮雨棚也拉下,就怕他受寒。那天,約了先生等他下公車一起走路回家,大概是工作忙,遲了,我跟金寶在購物商場的廣場坐著等著。我怕他無聊,把遮雨棚拉了起來,臉湊近去,跟他邊笑邊唱了好一會兒。

那是個最辛苦也最容易回想起來的時刻。

那時先生還要天天出門進辦公室,他一出門,家裡就只剩我們兩個。說起來,我真不是天生當母親的料,也不知道跟嬰兒能夠大眼瞪小眼多久才不會無聊。還有一種新手父母的焦慮:是不是要給他看點顏色鮮豔的圖片?聽古典音樂?唸古詩還是古文觀止?身邊充斥著許多資訊,而我想要的,不過是好好睡滿八小時不用在半夜起身。

不過良心我還是有的。從來不曾把嬰兒丟在電視機前面自己上網還是聊天,金寶頭回看電視,恐怕都是兩歲之後的事情了。扣掉睡著的時間,還是有許多時間要打發,因為自己坐不住,連帶的就把小孩也帶出門,我常說,我們在家裡的時間,大概只有睡覺跟吃飯(餵奶)時。

運氣好,家裡附近不到十分鐘的路程就有兩個Playgroup。饒是如此,還是得眼睛看著顧著。在還沒交到朋友時,即使到了playgroup我們還是在兩人世界。我在旁邊觀察著他的一點點小小的進展:會微笑了,會捏東西了,會爬了,會走了。然後在背後,看著這個孩子漸漸走入我不會完全理解的世界中。

這個孩子走遠了,接下來了休一。

休一一歲前,先生幫忙了很多,一歲後,我處理的時間比較長,跌傷了身體不舒服了,休一只要媽媽,誰都不要。休一笑起來像朵花,我最喜歡把他的臉捧著,額頭對額頭,看著他清澈無邪的雙眼,讓我會打從心底微笑。這個時候,天底下只剩我們,躲在自己的泡泡世界中。

如果說對待兩個小孩有什麼地方不一樣,大概就是對休一更多了份包容。大概是真確知道自己不管做什麼,小孩自有自己的想法長法,不是我們能掌控的;不管他現在這樣那樣,將來會怎樣哪樣,其實也無法預測,所以,只能這樣一天天一點點的走著。

很快的某天,泡泡就會被戳破,而我們,只能給予彼此祝福。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根據我跟先生的觀察,休一應該是屬於那種有圖像記憶的人。所以他只要看人家做過一回,即使年紀不過三歲,動作都可以學得八九分,舉凡撞球/羽球/撞球/足球/舞蹈等體育項目皆是。

比起八風吹不動的金寶,他一整個人是靈巧也快速很多。暑假時,一個夏季活動,很大的公園,上百對的親子。這孩子已經搞丟媽媽過。

要知道,當媽媽的多少清楚孩子的個性。向來,兩個孩子出門,我眼睛幾乎不會離開休一。金寶個性謹慎,有處理事情的能力,能夠流利對答,我是比較放心的。這天我不過轉個頭去處理一下金寶的問題,再轉回來,這個孩子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很快的在週遭的攤位望一眼,完全沒有蹤跡。找來找去,本來不擔心的我都漸漸擔心起來。拖著金寶找休一太慢,我把金寶請到遊戲公車上,那裡有樂高,囑咐他在那裡拼樂高,等媽媽找到休一再來叫他,就離開了。

擔心休一不知是否跑去公園裡的遊樂場,急急走去。才走到一半,手機響了,原來是一起約同前往的媽媽朋友們看到休一在前方主控台趕緊打來通知我。這才知道,跟哥哥比起來,一直被以為什麼都不會的小小休一,居然自己找到工作人員拉住對方衣角說他把媽媽弄丟了,對方人員一問,他居然也完整的答出媽媽的名字。眼淚一顆都沒掉,裝得一付很可憐的臉,跟著工作人員去廣播處找媽媽。朋友後來跟我說起,邊說邊笑。

事後曾經想過要不要隨機講習,教一下電話號碼門牌號碼,但是他連123都還不會數;要不要跟他說跟緊媽媽不然會走丟,想想他根本打從心裡覺得是「媽媽自己走丟」的吧,於是作罷。

只是這個神出鬼沒的奇怪現象一直沒消失過。

走路去上學,先生在前面裝白癡大喊:快來追我快來追我,轉頭一看,剛剛明明在後面追他的小孩不見了。整條街的人都覺得他瘋了。然後往前走,一張小臉在蕃茄叢後探出來說:「你看,青的番茄!」你不是應該在爸爸後面的嗎?How? When? Why? 人人頭上一臉問號,沒人有答案。

一直到那天在玩具反斗城休一又憑空消失五分鐘。我親眼看著他拉開玩具小車正要踏進去,側個頭看看金寶在哪裡,轉回來,人,又!不!見!了!How? When? Why? 不是要踏進車子的?難道往前走去了?我交代先生留在原地(巧虎教的,不過好像對象錯誤?),往前找去,沒有。不得已,我往後頭走過的地方看,居然在他才剛剛駐足過的地方找到他。

原來我們夫妻經過社會化,又一直被非常有理性跟邏輯的金寶慣壞,完全忽略休一這個孩子完全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你覺得他會出現的地方他根本不屑一顧,合邏輯的推論他完全不買帳。

這個帶著任意門的小孩(先生的說法是Tardis)就這樣天天在家中製造一連串的災難與笑料,當媽媽的好像完全沒有什麼功能,講什麼教什麼,好像也無關緊要,不過就是收拾殘局罷了。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Nov 03 Wed 2010 05:40
  • 效率

快到豐收節了,不同於台灣的一排演就是一整天,這裡大概就是快到的前幾天,把要登台的歌,拿來天天唱個一回。

看著他們練習。大家排排站好,老師拿出一袋食物跟包裝盒開始喊:茶葉!餅乾!香蕉!蘋果!義大利麵!小孩聽到,一個個舉起手來接過拿好。喔,原來是已經事先分配好的。

全班三十人這樣分下來,起碼五分鐘就這樣過了,連歌都還沒開始唱,但是動手接過的那個剎那,孩子臉上是有光彩的,彷彿在說:你看!我有認真聽!我有記下來老師分給我的是哪份。

幾乎可以想到台灣的情況。老師大概會說:這麼小才四歲,哪記得住。來,排好,拿到哪個就是哪個,反正拿到就會說了,這麼沒效率還等他們舉手拿。

這裡的老師對孩子有信心,尊重他們的能力給他們工作,他們就會嚴肅的對待。

四歲的學前班正式教學時間寥寥可數,大部分的時間都是「自由選擇」,一桌桌不同的活動有的是串珠,有的是堆黏土,有的是沙子坑,起碼有七八種活動讓孩子自由選擇。重點是:結束就是要自己打掃環境,黏土歸位,架好的軌道拆開放進箱子裡,扮家家酒的道具服脫下自己掛好。老師鷹眼半點不馬虎,沒收好的她就示範要如何收好,花上半個小時在所不惜,即使上學時間也不過三小時!除了簡單的洗手如廁,進了教室自己掛外套選書換書放進書包裡,想去小花園玩耍因為有人數限制得自己去小籃子拿手環套好,都是要自己來。

五歲進了一年級,除了基本的自理能力,連學習都開始要對自己負責。每週有不同的「本日工作清單」,做個模型寫張小卡之類的,自己作完一樣勾一樣,人人都有自己的表。老師ㄧ個個一組組叫來的時候,沒被叫到的就是分配時間把這些事情處理完成。這跟台灣的排長班長大不相同,不是誰的能力特別好所以有權力管別人,你就是自己的主人,你得自己負責,沒有推託。老師跟你進行過一對一了,麻煩你把自己的名字從單子取下順便去叫後面那個同學。學生很習慣了,因為有工作吸引他們,而且可以根據自己的喜愛跟步調進行他們的學習,自然就沒有時間與精力搗蛋作亂。

很多人以為幫小孩都處理好,或者是大家整齊劃一全部都一樣,辦事效率最快。但是長遠看來,從小就被大人支配操縱的孩子,長大如何能夠學會做自己的主人呢?於是華人家長,孩子大了還要幫忙找配偶,找工作,帶孫子,一輩子不得清閒。

這到底是誰害了誰呢?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