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我帶著金寶跟休一北上找朋友,坐火車。

一個六歲一個三歲,坐火車其實不難了。我大概可以知道路上會發生的狀況,比方說是金寶會暈車得提醒他不要一直看窗外,休一想站起來時得丟一本目錄給他看,回程時如果兩人累了餓了就給小盒早餐鼓片一盒可以吃很久的鎮住他們。

比較麻煩的是轉火車。

這回回程,兩班之間抵達與啟程只差八分鐘。緊張刺激的景況大概好比從淡水紅線轉板南藍線。幸運的是休一已經在推車裡睡著了(還好帶著推車),火車快進站時我趕緊跟金寶說:記得媽媽說只有八分鐘嗎?因為火車接軌慢了些,我們剩下不到八分鐘的時間(其實是只剩四分鐘了),到時一開車門我們就得跑了。

果然車門一開,我們兩個拔腿直奔。不巧坐在最後一節車廂,前頭還有本來就停靠的前班列車,簡直是個史上最長的月台。為了省時,我推著推車開道,金寶就在後面追趕。他其實不是什麼運動好手,六歲只有四歲的身高,我ㄧ開始還擔心他追不上要喊著媽媽等我。並沒有,只除了開口提醒我跑進黃線裡危險要小心,他一路專心的跟著在我身後跑。

終於穿過甲區月台。緊接著是人潮更洶湧的車站大廳。我沒時間看錶,只瞄了一眼大廳的鐘,跟金寶喊道:只剩兩分鐘了。這孩子也奇,回答的不是「媽媽我跑不動了」,而是「太好了,我們還有一百二十秒!」。接著繼續跑向乙區月台。

我從小就一直逃避體育課。合唱團/練演講/司儀彩排,能夠名正言順的能翹就翹,體適能大概比八十歲的老婆婆還差,跑到這裡我已經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很想放棄,還怕兒子到時失望跟他先打預防針說:沒追上也沒關係大不了坐下一班。金寶卻非常堅持,一直跟我說:我們就快到了,你看就在那裡了(遠目)。

身為大人的我好像也不能就這麼沒努力過就放棄。兩手撐在推車上,盲目的推著兩隻腳前進。通過查票口喘氣的問查票員:到布城哪個月台?接著馬上衝向十七月台。金寶還提醒我:媽,趕快最近一節車廂先上。我趕緊先送金寶上車接著趕把推車也推上,五秒鐘後,車就發動了。

火車一開,我摟著金寶笑得合不攏嘴「我不敢相信我們真的追上火車了。」「對啊我有幫你對不對?我一直幫你加油打氣。」

我眼眶紅了五秒。

曾幾何時,那個讓我半夜坐在沙發垂淚擔心不已的小寶寶,已經成長茁壯變成可以照顧媽媽的男孩了?

我回想起他不到三歲的稚齡坐在床沿花了半個小時就是要自己把鈕扣扣上;組火車軌道拼拼圖死不肯讓別人幫忙喊著all by myself;想起他不知多少回完全不管時間緊急很白目的說「如果我們沒搭上這班車坐另外那班車要在哪裡換車?」;想起好幾次不管我怎麼說他都要堅持自己的作法才是對的然後最後得意洋洋的跟我說「我早就跟你這樣說過了」。

原來都是一體兩面。

希望這個孩子,永遠會這麼堅持也這麼有勇氣的,追求自己的夢想。

mummysai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